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Here's JeNN.

【全職】雙花《借問花期》/03.

回憶篇。

真心喜歡leader身分,覺得那證明了一個人的本事和許許多多的挑戰

期中,不是一個人的遊戲。

到了這把年紀還考8科心好累喔<<<

----------------------------------------------





「大孫,經理剛剛來說要拍宣傳,時間訂在下禮拜,到時可得把戰隊的練習排開。」

「喔。」

「你別每次提起這種事都這個樣子,好像我也很甘願一樣。」

 

兩人背對背的位置上各自帶著耳機說話,從耳裡傳來對方的聲音混著一點真實的調,常常這樣,在同一間房,下同一個副本,聊同一個話題,眼裡看著的卻是對方的角色,而不是雙眼。

 

「知道你也不喜歡,那我們翹掉去吃冰怎麼樣?」

「臥槽!好你個負責任的隊長,真能當啊!」

「是吧?那葉秋也不見過他拍什麼宣傳,戰法照樣牛逼啊,對冠軍有幫助嗎我說?」

 

孫哲平嘴裡咬著菸,字句含含糊糊的幾分慵懶的味道,然後他聽見他的副隊咯咯的笑。

 

「沒幫助,但我們總是一起拍的,你逃了我也得跟著挨罵,不幹。」

「呿,拍你好看,我有什麼好拍?」

「你怎麼不好看,丰神俊朗的百花隊長,你當百花粉都是只愛你的落花狼藉啊?」

張佳樂一邊用水準不太高的說法調侃著,一邊回頭瞅了瞅身後的背影,然後又迅速地轉回自己的屏幕。

 

是女孩都會喜歡吧……看這背影,像是什麼都能擋一樣。

 

「你不就只愛我的落花狼藉?」

在室內也能依稀聽到這個季節的蟬聲,但張佳樂的回答混在之中,加上隔了層耳機,孫哲平聽見的聲音很小很小。

「誰說的,你太不懂我了吧?」

 

副本的boss正在紅血,他沒花心思在思量張佳樂的回答,只是一個勁的揮舞手中的葬花,習慣性地欣賞百花繚亂的美麗戲法。

 

出本後,兩人說回了宣傳的事,他這才轉身看著張佳樂邊繞著自己貼頸的髮。

上次聽他說長了該剪了,孫哲平卻淡淡說了句留長好看,只見張佳樂愣了會兒,回了句你倒識貨知道哥髮質好剪了可惜。

 

「拍就拍吧,要不粉絲在海報上找不到他們的當家小生張佳樂,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

說著,還順手提了拳頭往張佳樂頭頂刮了幾下,惹得對方在帶輪的練習椅上左閃右躲的。

 

「那是自然,但冰也還是要吃的,先替全隊謝謝孫隊的冰。」

「好你個張佳樂,不用跑,你過來我保證不打你。」

「……」

 

多年後,他卻突然想起這事,蟬聲停了,也少了耳機的吸音,張佳樂的聲音變得好清好清。

「你不就只愛我的落花狼藉?」

「誰說的,你也太不懂我了吧?」




TBC.


评论
热度(2)

© A thousand good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