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Here's JeNN.

【全職】雙花《借問花期》/04.

刷句林方ww((又#

其實我解讀中的林大大並不是完完全全的溫柔淡定良善性格欸...((小事情的話我倒信

總覺得、他只是、很無奈而已...((#

說到底他還是會有情緒激動跟想惡趣味的時候吧我想((?

然後真心覺得韓隊好男人霸圖好溫馨<<

----------------------------------------



似乎是空調開得太暖,張佳樂這幾天訓練時總覺迷迷茫茫的。

 

頭給脖子撐著倒還是小事,那前額的瀏海都快掃到電腦屏幕不說,移動在鍵盤上的手速大概連那偉哉大藍雨的隊長都不忍看了。

 

林敬言坐在鄰座,對身旁那個連同本身一起搖搖曳曳的馬尾辮頻頻側目,正想著怎麼處置好,但猶豫的時間實在不用太久—只見百花繚亂往冷暗雷灑脫脫的扔了個手雷。

 

「你妹的張佳樂!我還是不是隊友啊!」

「嗯?噢!抱歉抱歉。」

被那第一流氓喝了一聲,張佳樂秒的睜開快瞇成線的雙眼,用力的甩了甩頭。

 

給他這麼一甩,林敬言總算看清了他的臉龐,兩頰紅成了那啥樣,額前還微微滲著汗,儼然提前被感冒病毒給請安了。

 

停下手邊的動作,林敬言伸手往張佳樂的額頭一摸,然後皺著眉收了手,搖搖頭自覺俏皮的耍點小惡劣,手指彎了個二的手勢,往病人眼前一比。

「燙的都能比主機板了,喏,這是多少?」

「……耍我嗎你?」

「認不得?想說考個你特別熟悉的數字。」

「滾,要不你是我隊友,信不信手雷請你幾顆都算我的不必客氣,瞧那方點心把你教成的都什麼樣了。」

「提他做什麼?看看你,本來看著還聰明,現在病的整個人都傻了。」

 

實在沒力氣跟難得開嘲諷的林敬言認真,張佳樂此時連話都說成了一塊兒,揉完眼睛用力的在臉上抹了兩把,精神還是不見好,林敬言鬧歸鬧,還是起身走到了同樣坐著訓練的張新杰和韓文清身後。

「張佳樂體溫正燒著,沒準應該是病了,給他幾個假休吧,再不然我們都要成了繁花下的血景了。」

聽見身後有人說話,兩位當家紛紛轉過身來,就看見林敬言用拇指比了比那個拒絕回答數字猜謎的人。

望了一眼恍在位置上不發一語的張佳樂,韓文清深呼吸了口氣。

 

其實張佳樂從轉會以來精神一直都沒有鬆懈過,他和林敬言一樣,把未來都賭給了霸圖,也不吝嗇付出,老將總有一種光芒,不太刺眼不太閃爍,卻像星辰悄然熠熠生輝,而林敬言藍的寧靜,張佳樂紅的義無反顧。

「張佳樂,休息一周吧,狀態恢復前你只要負責專心養病。」

「欸,不是吧韓隊,小病而已吃吃藥就行,沒影響的。」

「沒得談。新杰,你去打個電話給戰隊平時請的那位醫生掛號。」

「好,我就連戰隊下禮拜的練習一起調整。」張新杰放下耳機起身,向面有不甘的張佳樂推了推眼鏡,「如果不想要連帳號卡都被沒收,請你好好照顧自己,前輩。」

 

張新杰你要不要這麼心髒!搞收卡這招,我們還能愉快的玩耍嗎!虧你還叫了我一聲前輩!

 

張佳樂滿腹委屈,生個病像玩網遊太久被媽媽恐嚇威脅的孩子一樣,還想頂嘴,就看見韓文清雙手還胸直盯著他看,他瞬間給自己禁言了。

霸圖人的溫柔,真不想懂啊……

「東西收拾收拾,你今天就回去休息。」韓隊的話,還有韓隊的臉,都是不容質疑的。

無奈地退卡關電腦,站起身的時候眼前還黑了黑,腦袋像是多了幾斤差點還站不穩,林敬言手快給扶了一把,然後在他肩上拍了兩下。

「兄弟,多保重,等你回來。」

沉沉的點個頭,張佳樂便拖著步伐走出了訓練室,直到回到住處,腦子都還是空空的一片汪洋。

 

往床上這麼一栽還真就狠狠地睡了過去,他其實是很少生病的,上回進診間都不知道是多久前的事,結果這回一病就虐透他了。

滿身熱氣讓他感覺自己像個忘記關火的熱水壺悶悶的燒,恍惚地想起張新杰去給自己找的醫生什麼時候去看好,念頭閃過一秒後他又進夢鄉去了。



TBC.


评论
热度(5)

© A thousand good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