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Here's JeNN.

【原創】千里眼與順風耳《關於暫別》

謝謝DD的千里眼和順風耳給我好多好多的故事!!

送給妳><

真的設計的好棒,很少對原創人物這麼喜歡QQ

很迷人的傳說和設定後有文化的背影真的很美

----------------------------------------------





我花費百年孕育一個你

為求得一個真誠的轉身

 

 

 

東方是一高樓,西邊有大山,南有展翅大鵬,北則高山冰湖……

「還有啊,那裡、有祭典的火光!……欸,霧水!你有沒有在聽我說啦!」

無盡高處的天邊是凡人所無法觸見的偌大廷宇,有著一雙靈動雙眼的的男子在階前向無止境的白茫外望著,一一細數每道不在正常人視角裡的所有風景,對著柱旁微瞇著眼的另一人嚷著。

柯金似乎對什麼都好奇,千里眼的天賦像是一種禮物,給予他無限的驚喜,然而他卻不曾深深體會此處以外的溫度和氣味。

這裡恆久的溫暖,沒有凋謝的花、遷徙的鳥、枯黃的樹,只有恆久停佇的人。

「有,我在聽,只是你說的那些,我都看不到。」

霧水給風帶起了嘴角,笑得溫文,像是他一直以來低垂的眼角謙遜,「世界美嗎?千里。」輕輕地抬起眼,正眼看向那個齒列整齊的另一個笑。

順風耳,人們是這樣稱呼他的,但此刻,霧水只想細細聽清楚眼前這個人的每一字每一句,彷彿如此世界的聲音便已足夠。

「美極了!真想永遠走在那個大地上。」

年輕的靈魂並不明白自己說了什麼,尖耳的傾聽者卻沉默了。

「千里,我們不能夠下去,就像我看不見你說的那些事。」在那個人回來前,我們要為她守著這裡,千里,我能給你這理由,讓你了解為何你無法感受那個美麗的世界嗎?

「那你看的見什麼啊?」柯金單腳跳著階梯玩著無所謂的遊戲,隨口溜了一問。

「……我看的見你。」

霧水的音量不大,話語剛巧走過柯金的耳邊,與他擦肩。

夢停在這裡,最後的畫面正是那個心不在焉卻像太陽一樣的背影。

霧水不知道神祉一旦做了夢原來會這麼清晰,沒有絲毫可以給他忘卻的隙縫。

偌大的廷宇還是一個靜心的地方,他走到那個人少時嬉戲的階前坐下。

這裡恆久的溫暖,沒有凋謝的花、遷徙的鳥、枯黃的樹,只有恆久停佇的人,還有,一個還沒歸來的人,及一個離開的人。

「千里,我看不見……但我聽得見。」順風耳望著庭中央那棵不曾萎黃的桃樹,突然覺得永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我聽見,每一個人們呢喃的祈禱,都像是在告訴我,我不能離開。」

自從柯金和他為了到下界去的事情堅決的憤而離開已經過了三百年,他不覺得千里自私,他的千里不是個自私的人,他只是,有副自由的靈魂,自由的傷人。

媽祖對人的救難還未結束,他當初與她約定在她回來前要好好守著這個地方,而如今,這個承諾他沒有放掉,卻放掉了那個重要的人。

日光的軌道走到正中央,光線走進他的眼裡,他又習慣性地垂下了眼,彷彿那個身影就在不遠前的桃樹下。

我有很長、很長的時間等你回來,等你回來,下次帶我一起走。

在這之前,千里之外,我會把我的風帶到你身旁,守護著你,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一樣。

 

 


评论
热度(1)

© A thousand good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