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Here's JeNN.

【全職】雙花《借問花期》/06.

噢天我終於回來了/

身邊一個個親友從全職畢業我還是放心不下啊啊QQ

總之,今年一定把這坑寫完,大概吧...((至少我是這樣希望的#

----------------------------------------------




真正清醒的時候,他差點報了警。

 

自家廚房傳來零碎的聲響和偶爾多了點腳步聲,他雖然不覺得廚房找的到什麼值錢的東西,但家裡被人無預警的突襲總還是不能坐視不管的。

 

一米七八的身高不是太矮,他也不是太壯,張佳樂開始思考和人搏鬥能夠取勝的機率,但頭痛還沒消退,整個人暈乎乎的連坐起身都有些困難,他轉而想著什麼樣的對白能夠讓對方手下留情點。

 

您好搶匪先生,我只是個無所事事的廢宅,最值錢的就這台電腦了……

搶匪先生您行行好,搞電競的沒啥作為,您放過我吧……

搶匪先生我上有老母下有弟妹您忍心嗎……

搶匪先生……

 

「啊,起來啦,吃點什麼吧。」

 

孫哲平捧了個小鍋,看起來是煮了粥,慢悠悠的端著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抱歉啊,我擅自用了你的廚房,等等替你收拾。」

 

……這裡是哪裡我是誰今夕是何年?

 

張佳樂盯著孫哲平把粥放到了他床邊的小桌,又走到水壺旁倒了溫水,順手關了廚房的燈,前前後後忙進忙出,最後拉張椅子坐回他的床邊。

「怎麼楞著?吃啊!」

 

「我說大哥你哪位呢!怎麼進來的!來做什麼!誰叫你來的!」

張佳樂最終還是炸了,還搶匪呢?想怎麼拚搏?笑話!怎麼拚得過!

 

「好了好了,病了還這麼大聲說話頭不疼嗎?一次問題這麼多要我回答哪個?」

情緒突然的升騰像是重啟了他的身體機能,張佳樂才發現肚子真餓了,大大方方地拿了湯匙吃起了粥,什錦的,肉蛋菜無一不缺,味道也是一個挺好。

 

生著難受的病,睜眼就見夜夜夢裡的人替你煮了好吃的放到你床邊,從遠方趕到你眼前坐著對你笑,張佳樂突然有種身臨偶像劇的既視感,儘管那個人不是什麼白馬王子高富帥,而是孫哲平。

 

「你們張新杰跟醫生問了退燒藥先,正要問你有沒有對什麼藥物過敏,但你昏睡了一整天電話也沒接,他找不到人問,就打來問我了,你這的備用鑰匙也是他給的。」

 

張佳樂內心複雜,想著張新杰是憑什麼知道問孫哲平能得到答案,有種小時候被當作公認班對的錯覺,這念頭一起就給自己無語了一把。

 

「喔……你什麼時候到的?義斬那沒問題嗎?」

「接到張新杰的電話後不久我就出發了。」孫哲平聳了聳肩:「跟小樓說你病了我想來看看,他就立馬給我訂了機票安排好酒店,反正近期戰隊裡沒啥要緊的事,他叫我不必急著回去。」

順手開了瓶礦泉水喝幾口,孫哲平少說了他聽到張佳樂高燒差點把手機給摔了,還有十萬火急地在機場跑著差點走錯機艙閘門的事。

 

對於樓冠寧的義氣,張佳樂還是對那土豪式的出手注目點,不知不覺粥已經吃了一半,孫哲平看著他一口接一口的,突然有點情不自禁。

 

「做什麼那樣看我,吃飯有什麼好笑的?」

「沒,就是覺得你挺好養的。」被發現自己嘴角掛笑,孫哲平也沒特別遮掩什麼,指指鍋內說:「快吃吧,飯吃完了好吃藥。」然後又起身去取藥包了。

 

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我是你兒子嗎?

噘噘嘴繼續吃著粥,正想起什麼事,就看見孫哲平手上裝著溫開水的玻璃杯,跟一帖半透明的藥包。

張佳樂顧不得嘴裡的那口還沒嚥下就指著藥包喊了:「孫哲平……你該不會跟張新杰說了那事吧……就是……就是……嗯……」

 

「你是說你不會吞藥丸只會吃藥粉的事?」

「咳!我靠!你真說了!」被自己嗆了一把的張佳樂吶喊。

 

孫哲平皺了皺眉,表情大有「你好奇怪」的意思:「我不跟他說,難道就等藥來撐著你的嘴逼你吞嗎?還是要我另外找隻玉兔來給你搗藥?」

 

不以為意的把藥和水一併放到粥旁,孫哲平又開始在醫藥箱裡找起了溫度計,「放心吧,張新杰不會說的,他聽著就只是靜了三秒,然後說句『我知道了』」

 

張佳樂好面子的地方很奇怪,偏偏真扯上面子的時候,他又能為了目標和理想對一切羞辱充耳不聞。

 

孫哲平看著雙頰微紅的他,病容下還是那張倔強的臉,咬著下唇逼自己笑,睜著眼眶不讓眼淚模糊眼前的路,一次又一次的倒在夢想的殿堂前,仍一次又一次的提劍攻城,就像這輩子最害怕的就是遺憾,所以絕對不能容許自己在半途軟弱或棄劍投降。

 

看孫哲平拿著耳槍往自己耳窩裡一按,張佳樂縮了一下,不久便聽見機器發出的「滴」的一聲。

 

「三十八度二,再燒下去腦子都要壞了。」

 

孫哲平的話裡隱隱的一陣怒氣,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或許氣張佳樂的逞強,或許氣自己遲來的關心,又或許,氣兩人的距離。

 

曾何幾時,見不到他使得滿滿心慌意茫,自責已經不嫌少了,諸如此類的情緒竟還能再多。

 

孫哲平看著倚在床頭傻笑的傢伙,想起前不久大半夜QQ上的對話,對現在張佳樂的生活一無所知,他今天好嗎?訓練還順利嗎?晚上有沒有睡的好?還有沒有為了輸贏苛責自己?然而,有些問題卻已經不是想問就能問的了。



TBC.

评论
热度(1)

© A thousand goodnight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