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候來時,正是何時?
燈半昏時,月半明時。

Here's JeNN.

【林秦】林涛不渣,林涛只对一个人暖。

林秦一发小甜饼。

听说题目取得很有事是趋势。




秦明最近有点恍神,不知不觉的恍神。

若说是在平日办公室里处着翻翻文件做做文书的时候就算了,如今出勘现场,一个工作狂法医理当绕着尸体转,脑中除了开始做表征分析以外不应该有其他别的什么想法,但是秦明眼下目光仍出神的直盯着一个方向,双手抱胸,修长的指尖虚放在唇上,若有所思。

身边警队同事们忙进忙出,穿梭在警戒线和封锁线之间,此番现场凌乱不堪,尘屑痕迹、血迹、各样家具遭到挪擦和被破坏,一切还轮不到法医适合工作的时候,李大宝索性站在门外一起和秦明等着,稍稍抬头就看见秦明貌似深沉的脸,连她用手肘戳了一下都没发现。

嚄,这倒稀奇,老秦在工作时神游吶,这很不秦明。

眉毛一挑眼一眨,李大宝便顺着秦明的眼神望过去。

林涛卷着一边袖子露出结实的一节前臂,紧闭的眉间带着苦恼,正和小黑吩咐着处理现场的几点要项,偶尔抬起头吆喝提醒其他人注意安全及保持证物完整,沉稳的声线里指示清晰干脆,丝毫不拖泥带水,一个一米八五的个子在已经十分讲究身材的警队里仍然显得非常出挑,样子也是生得一等一的好,朝我看过来的时候总是带着温柔的笑......

「秦明! 可以了,你和大宝从那个门进来吧,小心别被沙发的边角划了。 」

瞬间回神。

在林涛朝他喊话时,秦明整个人小幅度的颤了一下,然而一切细小的不自然都逃不过李‧福尔摩斯‧大宝的法眼。

敢情这是突然装了男神滤镜的节奏啊! 瞧那高冷气场都藏不住的心心眼和粉红泡泡!

虽说这两个男人出双入对的日子多了去了,但秦明对林涛这么上心的情形还真是头一次。

李大宝没想特别探究是什么机缘巧合让秦明了悟爱情的真谛,但身为一中国好闺蜜,肯定是不能什么也不做的。

在和前方那个傻楞楞的背影一同走入现场的时候,李大宝在心里给自己用力的点了个头。

 


「老秦。 」

下班时间到,李大宝看着手里文件有五分钟没有翻过页的秦明忍不住出声,一边伸手在秦明的眼前慢悠悠的挥了挥。

只见秦明眼球小幅度的动了一动,十分自然的看向坐在他桌边的李大宝,什么事? 眼神询问。

「下班了,吃饭去? 」

「我...... 好,送个文件。 」

利落地起身,收拾公文包和桌面,秦明动作有点急,搞得一旁的李大宝也有些焦躁。

「老秦,我们不赶时间,涛涛先去占位置了。 」

「我看起来很急吗? 」

毫不犹豫的点头,李大宝什么事也锁不住在心上,受不了秦明这几天的弯弯曲曲,忍不住把人拉着问了。

「秦明,你是不是喜欢林涛? 」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楞是秦明也装不下去,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摆什么表情好的他全身都是藏不住的局促。

「我...... 我不知道,只是最近看林涛老觉得不太对劲。 」

不太对劲的是你。

「咳...... 好吧,你给姊说说怎么个不对劲法。 」

秦明歪了歪头。

「他来我家看球赛的时候,我能盯着他的后脑看很久;我在泡黑咖啡的时候他突然强势往我杯里倒牛奶我也不会生气;他最近都把苹果切好了放保鲜盒给我带来,就算放着切面泛黄不新鲜了我还是会吃掉,妳说我......」

就说了不太对劲的是你啊! 这不自己招了都。

「好了行行行,我听明白了。 」

不就问问吗? 为什么突然觉得眼睛很痛。

秦明机关枪式的毫无起承转合的语气把事情交代到一半被打了岔,倒也不恼,这会儿乖巧地看着李大宝,等着人给结论。

「一句话,喜欢的人做什么都特帅特顺眼,所以,你,喜欢他,结案。 吃饭去。 」

一拍手一弹指,李大宝留给秦明一个潇洒的背影。

狗粮不能果腹啊,好好吃饭才是正经事。

 


在林涛第四次自然而然地往秦明碗里夹菜的时候,李大宝再也不能装作一道安静的背景了。

「不,我说,老秦是自己没手吗? 」

「怎么说话的呢宝哥,我这是逼迫他摄取均衡的饮食。 刚刚夹的那些一向都是他不会主动吃的,妳说他一个多大的人了怎么能挑食。 」

言之凿凿,理所当然,不接受反驳。

林涛硬汉的外表下本来就住一个老妈子,但秦明可是个重度洁癖症患者,这食物夹来夹去的也不见他有一点不乐意,好吧,爱情的力量。

这会儿林涛坐在秦明的旁边,秦明也不好再盯着人发楞,秉持着他食不言寝不语的原则默默低着头吃饭,倒是林涛,一抹宠溺的浅笑总挂在嘴角,像是刚给小女友送完夜消回程一脸满足的男友。

哥有情郎有意啊,早晚都要在一起,姊的狗粮早端晚端都是要吃,也不差那一点暧昧的时间,我叫什么? 中国帮推小伙伴啊。

「咳...... 那啥,涛涛你总跟我们出来吃饭,也不见你跟你们家宝宝去吃个饭什么的,她都不会吃醋不会说你都不陪她?」

李大宝这问题一下,秦明握筷子的手顿了一下总算是抬头朝她看了一眼。

李大宝眼睛亮亮的,看着秦明的表情有点得意。

名不正则言不顺,在开攻之前是要把一些事搞清楚的,放心吧有姊帮你探路!

不需要。

秦明冷冷的眼刀扫得过去,李大宝豪不在意。

「啊? 宝宝有她爸妈跟她一起吃饭啊干嘛要我陪? 」

「跟爸妈吃饭和跟男朋友吃饭怎么会一样呢! 」

「男朋友? 她交男朋友我第一个打断那小子的腿! 」

「等等等等,不是,我觉得这下画风不太对啊! 我们现在说的是你的女朋友吧,还是别的什么人? 」

「我的女朋友? 」

林涛一米八五的头顶盘旋了一百个问号。

这下秦明总算放弃了他无声进食的原则,忍不住开口了。

「照片,这么挂记的宝宝总有照片放在手机里吧。 」

随即伸了一只手出来摊在林涛面前。

「啊,噢。 」

愣愣的掏手机翻照片,当机子亮在秦明手上的时候,画面上是一个大概只有初中年纪的女孩子,眉清目秀,站在林涛的身边身高刚好抱在他的腰际,笑得青春开朗,而林涛的手掌就抚在她的头上。

李大宝猛得站起凑上前,不可置信地看着林涛。

「林队,你这样真不行,年纪这么小! 我错看你了! 那是祖国的花朵! 」

相较于李大宝咬牙切齿的怒吼,秦明神情淡淡的,倒没什么特别的反应,手机还给主人,静静地捧起碗继续喝汤。

林涛看着秦明的表情,也不急着跟李大宝解释,收起手机,在秦明要接着盛第二碗的时候开口。

「你不说点什么? 」

林涛心里有些不适,却在秦明的眼神里读到了一些讯息,没有失望,没有生气,没有困惑...... 没有误解。

这让林涛莫名的沉得下气。

「很漂亮。 」

秦明给他一个几不可闻的微笑,林涛突然止不住的心跳。

 


一顿饭吃完,李大宝还在叨叨,倒是秦明和林涛两人像是怀着同一个秘密的似的,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特别高昂或压抑的情绪。

就像平常吃完晚餐一样,李大宝止不住一天疲惫,丢下一句我明天再好好审问你,就拖着沉沉的身躯开着她的迷你小吉普走了。

回家的路上秦明坐了林涛的便车,车里的封闭自成一个空间的静谧,像这么多年以来一样,首先打破沉默的总是林涛。

「是我最小的小表妹,从小就特别黏我,她们家以前是双薪,所以总是来给我照应。 」

林涛对于自己特别解释觉得有点好笑,聪明如秦明,他应该不消几秒就能知道事情原委的。

「你是个很好的哥哥。 」

秦明笑了笑,他没有兄弟姊妹,一直到上了大学遇见林涛,他才知道原来有人如手如足的照应着自己,给他支持,给他无条件地陪伴是一件多大的幸运。

「你没有误会? 」林涛挑眉

「你说呢? 」秦明学着他的样子,挑了另外一边。

林涛露齿一笑,秦明在他带笑的眼角看见了星星。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晚间偶有车速极快的呼啸从道路的另一端背向而去,他却知道这个人一直都是和自己朝着同一个方向。

「林涛,我从来没有不相信你,一次都没有。 」

我知道你的正直、诚实、热情、善良都是真的,你的那些好,都是真的。

林涛趁着最后一个红灯,转头正眼看着秦明,这个他陪了这么多年的人,从来都是理智自制,对什么都若即若离,其实对什么都放不下,对什么都热切的盼望最好的结果。

这个人,纯净至极。

「我也从来没有怀疑你的信任,从来没有。 」

就算你不知道我懂你,我懂你懂我,就很好。

两人相视一笑,都在彼此眼底撞进了满眼星星。

直到两人站到了秦明的家门前,都没有再说一句话,他们就是这样,尽管沉默不语也不尴不尬。

「秦明,我们没有什么事是说不开的,对吧? 」

林涛在秦明翻找钥匙的时候问了一句,秦明纳闷地回头一看,林涛抱胸坐在车的引擎盖上,一双长腿交叉着,路灯把他的身影拉的老长,就像这人一直以来都站在他世界的中央。

「嗯。 」

「那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我说? 」

秦明把钥匙放进兜里,慢慢地走到林涛跟前,稍稍低下身耸了耸肩。

「一直以来,我们两个之间,负责先把话说开的都不是我。 」

「败给你了。 」

林涛大笑,伸手一拉,秦明突然整个人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引擎盖上的余温包裹住两人,秦明看见自己的影子和林涛的合成了一个。

也许是秦明的西装手感甚好,林涛的手掌或抚或揉,就是把他抱得结结实实的不撒手。

「你喜欢我。 」

「……」

「你看,这会儿把话说开的又是我,林涛哥哥好辛苦啊。 」

「给你话语权不是让你占我便宜。 」

「我没有占你便宜,我只是陈述事实,不然再给你讲一次。 」

林涛把秦明松开让他好好地站在自己眼前,笑得没心没肺,看着秦明脑中高速运转思索对策。

「我一向不太会说话。 」

「所以? …… 唔! 」

林涛还在等着秦明这个闷葫芦会想出什么惊世告白,突然一个吻压了下来,封住了他所有脑中乱七八糟的答案。

秦明的洗发水带着薄荷清新的味道,和他生涩却绵长的吻一起在林涛的脑海里转成一个美好的梦境。

秦明的手掌压在略热的引擎盖上,把林涛的上身勉强梏在自己的怀里,林涛可以感觉到秦明主动抚上他脸庞的掌心暖暖的,像是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气透出身体隐隐发烫。

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我习惯以实践代替理论。 」

秦明缓缓离开林涛的双唇时有些窘迫的咳了一声,一贯找了一句不痛不痒的结论给自己台阶下。

「好习惯,我喜欢。 」

林涛起身在秦明的脸上温柔的碰了碰。

「现在,你要继续在这里吹风靠汽车引擎热取暖,还是进来喝一杯咖啡? 」

屋灯一亮,软软黄黄的光芒和相互依靠的人们,叫做家。

「睡前不要喝黑咖啡,我给你冲牛奶,配着喝。 」

「……」

 


至于李大宝隔天准备了几个比渣男再委婉的几个词汇要好好数落林涛时,看到秦明不自觉摀着脖子有些尴尬的进办公室时,全都忘得一乾二净。

这是什么剧情被触发展开的节奏啊? 打一架我都能理解,怎么是滚一圈床单呢?

「老秦...... 你,不委屈啊? 」

都忘了还有这货。 秦明皱眉。

「喜欢一个人,不委屈。 」

嚄,秦耿直,秦大度。 什么时候我成了唯一的保守派了?

「这不行,姊受不了,我还是得骂骂他。 」

说着,李大宝便风风火火的起身下楼找人算账了。

让你给大宝烦死,谁叫你不节制,都说不要啃那里了。

秦明看着包里今早林涛给他切的苹果盒,拿出来一小叉子一口的吃得不急不缓。

好甜。

渣男? 林涛如果渣,这个世界就没有好男人了。 秦明想。


end.

评论(16)
热度(293)
  1. 小七哥哥A thousand goodnight 转载了此文字

© A thousand goodnight | Powered by LOFTER